联系方式

无锡宏思新换热设备有限公司 

地址:江苏无锡市滨湖区锦溪路100号 

联系人:潘红才 手机:13306194543 

电话:0510-85184250 

传真:0510-85181659 

邮编:214125 

邮箱:sales@hsxhrq.com、phc4543@yahoo.com.cn 

网址:www.hsxhrq.com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公司新闻

能量无所谓正负

作者:网站管理员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15-08-19 14:19:47 点击:1177 属于:公司新闻

我不能确定这两个词是何时火起来的,只确定在最近两年里它们已经流行于世。被不少人挂在嘴边对社会上的一些现象进行评价:某件事或者某个人“充满着正能量”或者“充斥着负能量”。

在对待政府的态度上,这两个词尤其使用频繁。一般是这样的:如果一个人经常批评政府,他(她)将被身边人视为“缺乏建设性,忽视了正能量的传播”。最近在一次演讲活动中,以批评中国经济政策闻名的经济学家许小年就遭遇到这样的指责。

我读过不少许教授的文章,深觉他的批评痛快且深入,真是做到了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”,充满了真知灼见。说句实在话,我有时会担心到他的安全,因为在中国批评政府是一件危险的事情,况且他还那么不留情面。

在我看来,说他“缺乏建设性”的人,要么是没有好好看他的文章,要么就是仅仅反感于他总是批评政府的做法。

即便真的没有“建设性”,就不能对政府进行批评了?批评政府就是负能量?

这样的设问,在西方民主社会里是不会存在的,因为西人认为“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”,而“政府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恶”。既然是一种“恶”,那么批评和监督政府就是一种“善”,也就是吾国当下所谓的“正能量”。民主国家的宪法规定并保障了公民批评政府的权利,不管这种批评有无“建设性”。

不可否认,吾国中那些认为批评是负能量的同胞,有不少也是真诚的,他们大概担心出现这样的场景:若是政府总是被批评,会否就不再干好事,会否破罐子破摔?

这样的同胞其实蛮可怜。他们对待政府的心理就好像与一个强盗相处,拿好吃的供着强盗,拿好听的哄着强盗,希望他对他们好点。生怕强盗发怒而加害于他们。

这其实是一种囚徒处境,无力反抗、只能将就活着。他们自己不去刺激强盗,也不允许他人刺激强盗,但是他们却保证不了强盗因此不加害于他们。强盗之所以是强盗,就在于他的不按常理出牌,就在于他必然要欺凌弱者,从弱者身上获取物质上的好处和征服的快感。

当然,剔除那些收钱出卖灵魂、不可理论的“五毛”,吾国也有不少不可救药的“自干五”,他们本能地反感一切批评政府的言论,进而反感这样的批评者。

这种现象由来已久。如果要追朔历史,那么“忠君爱国”的思想是其源头。忠于自己的君主,爱君主的国,在古代被视为“忠臣”和“爱国者”。这种观念是如此得深入人心,以至于岳飞、于谦等被构陷被杀害也不带兵造反。他们的“愚忠”还被千古传颂。

这种观念到现代已经不合时宜,取而代之的是“主权在民”:国家不是某个人某个家族某个组织的,而是全体人民的。

西方民众熟悉的这种现代观念在吾国尚未普及。为了统治的需要,虽然名为“人民共和国”,但还是大力宣扬“先国家后个人”,作为个体的“人民”经常要为所谓的“国家利益”牺牲自己的利益。

而代表国家的政府则具有某种天然的正当性,不管其是否民选,总之是要“为人民服务”的,而“人民”还不能拒绝!岂止不能拒绝,还不能挑三拣四、评头论足。批评政府不但被政府记恨、进而报复,而且还不容与其他的“人民”。

这样的“自干五”民众,其实很多是处于社会底层的。他们普遍文化水平较低、见识较短,又不能翻墙看世界,因此很容易被洗脑。他们不懂:电池需要正负极,社会生态系统里也是需要正负平衡的。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里,对一个人、一件事的看法,有赞美的声音,也有批评的声音。根本不必担心批评的声音,要担心的是自己的声音够不够有理。谁有理,谁就占有舆论的市场。

对于政府而言,更多的是需要被指出工作的不足,而不是一味的点赞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批评能够变成改进工作的“正能量”,而赞美则有可能变成招来自满的“负能量”。

可见,所谓的“正能量”和“负能量”是不恒定、不绝对的,随着情势的变化而变化。鉴于此,我建议朋友们还是别跟风,少用这两个词。